我的男友也有狗免费阅读_李二狗丁腊梅免费全文阅读

本来我看着秦冰的眼泪,心里又怜又悔,可是当她说出她来找我的原因时,我鼻子差点没气歪了,真想顺着窗户把她给扔出去。

秦冰问我:“我来找你是想问你,我怎样才能让狗狗乖乖听我话,比如,我说‘坐下!’,它就乖乖坐下;我说‘趴下!’,它就乖乖趴下;我说‘握手!’,它就乖乖把爪子伸出来;我说‘把拖鞋给我叼过来!’,它就……”

秦冰眼泪未干,瞪着大眼睛问我。

“你大老远顶雨跑来就来问这个?”我实在不敢相信,打断她。

“是啊,就是问你这个,不然我大老远顶雨跑这干嘛?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全都是关机。为什么把电话关了?怕我影响你约会?说实话,云姐姐那么漂亮,跟了你简直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我劝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主动放弃,别糟蹋了人家大好青春。”

我一句话也不说,再也不可怜她,扳着她双肩,把她推到楼梯处撵她走。

秦冰死死地抓住楼梯扶手跟我对抗着,我不再敢用力,怕真的把她推个跟头摔到楼梯下。

饭店所有人都在看着我们,我无奈松开手,咬着牙低声问她:“你跟云婷说话竟是好话,到我这就全是坏话?你到底会说话还是不会说话?”

秦冰理直气壮道:“什么好话坏话?我只知道说实话!”

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指指楼梯,跟她喝道:“你赶紧回家!”

“你告诉我怎么让狗狗听我话,我就回家。”

“听你话?你以为狗狗马戏团生出来的,你让它干嘛它就干嘛?”

“它也不听你话啊?”秦冰倒是很意外。

“你现在要是回家的话,我还能让狗狗跟你待两天;否则的话我的男友也有狗免费阅读,我今晚就过去把它抱走!”我威胁道。

“我走,我走!”秦冰看着一脸严肃的我,狠狠瞪了我两眼:“你今晚就把它抱走?好像你能进我家门似的。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说着又瞪了我两眼,扭头撅腚气哄哄地跑下楼梯。

我看着她背影,真想对着她屁股踹一脚,不自主想,这女的脑袋得脑炎了,狗狗跟她两天可别被传染上。

……

终于跟云婷安安静静地吃完饭,已经晚上8点半多。出了饭店,发现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凉爽清新的空气突然让我觉得活着真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告别时,云婷说她家就在丁叔的豆腐串摊附近,我想起了那日见到她与高富帅男友的事情,心里一阵酸痛。

我在想,假设相亲那天见到她了,假设她同意做我的女朋友了,这样美好的夜晚,我一定会跟她肩并肩、手拉手地走到她家。

狗狗X了我两小时

我们约好次日早上8点见面,在豆腐串摊那个位置,然后一起去看丁叔的房子。

云婷摸出车钥匙,一辆白色本田雅阁的灯闪了两下,我冲她摆手再见,告诉她:“慢点开,路上小心。”

心里更是涌上一股酸痛,原来人家有车的,我却在这痴心妄想跟她走着回家。秦冰刚才说“鲜花插在牛粪上”,其实并不准确,正确的说法应当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一直目送云婷的车远去,突然又觉得活着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美好只是一瞬间,我却没有能力挽留。

而云婷更没有问我如何回去,压根没有考虑送我回家的意思,这使我更感悲哀,她连客套也不和我客套一下。

叹口气,转身琢磨着自己步行回去,一辆红色保时捷卡宴缓缓溜到我的身边,车窗放下,司机探出头来问我:“怎么样?人家连送都不想送你。人家开车,你步行,你想想,你可能追得上人家吗?”

司机是秦冰,她居然没回家,一直在饭店外面等了我这么长时间。

我盯着她的豪车站下,车子跟着停住。我冷冷地对她道:“你到副驾驶去,我来开。”

“好啊。”秦冰答应得极是痛快,把手刹拉上,腾挪到了副驾驶位置上。

上车坐稳后,身前的方向盘自动下落了几厘米,吓了我一跳。秦冰哈哈大笑:“你还没我高呢。”

我这才明白这车能根据人的身高自动调节方向盘。左脚试着踩了踩离合,位置刚刚好。我不由想,腿要是够不到的话,不知道座椅能不能自动向前挪?

又扫了眼车内,只见一大堆按钮,或明或暗,看得我直眼晕。索性只看档位标记,却跟我以前在公司开过的面包没有什么区别。

我踩下离合与刹车,挂上一挡,松开手刹,扭头问秦冰:“你这车保险没?”

秦冰坐直身子,看着一脸郑重的我,有些害怕,犹豫一下,拉过安全带系上,坚定地点点头:“车没保险,我保险了。”

我纠正她:“我担心的是车,没担心你。”

“是吗?”秦冰显得很平淡:“问你一个问题,车毁了或者是我死了,你会有什么不同反应?”

“车毁了的话,我自然会非常心痛;至于你么……嘿嘿。”

“‘嘿嘿’是什么意思?”

“我会‘嘿嘿’哭,你满意了吧……坐稳了啊,《速度与激情》要上演了。”

我抬起刹车与离合,车子启动,迅速给油换挡,但马路上车依旧很多,只冲到时速40,说什么也跑不起来了。

足足有5分钟,车子一直没超过这个速度,秦冰则在副驾驶上夸张地捶胸顿足,高喊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你别开这么快!”

两辆捷达从我右面超过,过去一辆,秦冰就“啊”地惊叫一声,手捂在眼睛上不忍目睹,然后放下手张大嘴巴对我道:“太刺激了!这车都让你开神了,简直风驰电掣、流星赶月、弩箭离弦、奔逸绝尘、疾光电影、迅雷不及掩耳……”

我被她吵得闹心,一着急,车子熄火到路中央,后面笛声长鸣。

秦冰已经乐得直不起腰来:“速度……与……激情,哈哈哈……”

我吼道:“你来开!”气哄哄下车,绕到副驾驶一侧。

秦冰在车里挪到司机位置,重新打着火,却还在笑个不停。

我坐下后,把头扭到窗外不看她,丢给她一句:“你知道我家在哪的,下午在出租车上你也听到了,先给我送回去……自己有保时捷不开,跟人家抢出租……”

话没说完,突然身体向后猛地一耸,汽车如炮弹般射了出去,拐过一个弯,却与回家的路背道而驰。

只见秦冰手脚配合熟稔,在引擎发出悦耳的突突声中,红色卡宴在马路上如同长了翅膀,左蹿右并,光影与风声齐齐向后倒流,直奔郊区方向而去。

我一边慌乱地系着安全带,一边大声问秦冰:“你这是去哪?”

马路上的车子越来越少,秦冰大声喊道:“我带你去天堂!”

与秦冰在郊区兜了近一个小时的风,我新发现了三点我以前不知道的事,一个是,我居然晕车;另一个是,决不能跟一个疯子去比谁更疯狂;再一个就是,秦冰疯狂驾驶所激发出的我的求生欲望竟然会这么强烈。

回途中,我有气无力地对秦冰提出:“我要去看狗狗。”

“这么晚了你要去看狗狗?刚才你怎么不说?”

“我怕狗狗活不到明天早上,刚才我没想到这一点。”

“你什么意思?你把我当什么了?杀手?”

“不是杀手,是连环杀手。我已经被你害死了,下一个就轮到狗狗了。”说完,我示意她停车,踉踉跄跄走到外面,扶着树把胃里最后一点残余物吐掉。

回到车上,我对着头前镜子照,镜中的我已经是面色惨白、形容枯槁。胃里的翻江倒海之势有所缓解,我闭上眼睛,瘫在座位里不再说话。

……

秦冰没有拒绝我去看狗狗的提议,把车开回了富豪小区的地下车库。

从地下车库去往她家的路上,我两腿发软,摇摇晃晃。秦冰过来扶我,我也没客气,整个人挂在她肩上。

秦冰嘟嘟哝哝道:“你可是有心仪之人的哦,而且还那么漂亮,我让你去看狗狗,到时候你可别……别做出让我害怕的行为。”

我苦笑:“姑奶奶,是我怕你。”

……

秦冰用钥匙开门时,就听到狗狗迫不及待的吠声。秦冰把我先让进屋里,黑暗中,狗狗如饿虎扑食般跳到我的怀里,几乎将虚弱不堪的我扑坐到地上。

我的男友也有狗免费阅读

秦冰打开灯,我看见狗狗已被洗得干干净净,浑身散发着特有的香味;脑袋上梳着几条小辫,戴了一堆花花绿绿的古怪头饰;身上穿着一个红色旗袍夹袄;四只爪上套着红色的小皮鞋。

秦冰在我身后得意地问我:“怎么样,我给它打扮得漂亮吧?都是在宠物商店给它买的……进屋,别在这挡路,教教我怎么能让它服从命令。”

我鞋也不脱直接走进客厅,不顾秦冰在后面大喊大叫,只见客厅已被狗狗祸害的一片狼藉。我心想,你不是喜欢它吗?让你见识一下它令人头疼的一面。

我四下里看了一圈,没见到狗粮,又推开洗手间的门。里面一卷手纸被狗狗扯得满地都是。我看到墙角有一个白色塑料袋,打开来看,里面全是宠物商店买来的东西。我提起塑料袋,转身出来。

秦冰正站在客厅里,惊讶地望着屋内一切,喃喃道:“这破坏力,比我年轻时猛多了,一会儿我可要拍下来存电脑里。”

一回头,见我抱着狗狗不放,手里又多了它的“随身行李”,警觉道:“你干什么?”

我站下,觉得应该给她一个交代:“秦冰,我们认识一共不超过10个小时,这样好不好,就当这10个小时里什么都没发生过,你没遇到过我,我也没遇到过你,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狗狗也是如此,我把它带回去了。”

秦冰脸色沉下来:“你答应把它留下两天了,大丈夫一言既出……”

“我不是大丈夫,你就当我是小人。”

“你敢走!”秦冰一个箭步跳到门口,伸开双臂拦住我,一张脸气得通红。

“我有什么不敢走?”我一步步逼到秦冰身前,几乎把脸贴到她的脸上,这时我才发现,我好像真的比她矮那么几公分。

“你走可以,狗狗必须留下!”秦冰毫不退缩,瞪着我喊道。

“狗狗留下?你问问它答不答应?”我轻蔑道。

“问就问!”秦冰不服气,向狗狗张开双手:“狗狗,来,到我这来。”

狗狗伸出舌头舔她的手,却没有过去的意思。

我哼了一声:“我在这,它能到你那去?我们什么感情,你们又什么感情?”

秦冰依旧不服气:“那是因为你抱着它呢。公平点,咱们让狗狗自己选……这么办,咱俩一人进一间卧室,把门关上,然后把狗狗放在客厅,咱们通过电话联系一起开门,看看它往谁那里去?”

“好啊。”我同意她这个竞争办法,补充道:“首先,咱们进屋时一定要让狗狗见到,知道谁在哪间屋;其次,开门后谁也不许出声或者做动作,让狗狗真正公平地做出自己的选择。”

“就这么办!”秦冰打了个响指,随后又进一步补充:“卧室就由你先选,免得说我占主场优势。”

我一愣,确实存在这个问题。我把脚上的鞋子褪掉,重新进入客厅,想了想:“我选你睡觉的那间卧室。”

“没问题。”秦冰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的心底开始变得忐忑起来。

我和秦冰走到门对门的两个卧室中间,然后弯腰把狗狗放到地上。狗狗抖动一下身体,不停嗅着我的脚,我的不安立刻消失,狗狗肯定找我的。

由于我的电话没电,秦冰把她手机给我用,自己则拿着座机的子机,说一会儿打给我。我们喊了一二三,猛然转身冲进各自选定的卧室,把狗狗独自丢在客厅。

我们约好了两分钟后再打电话,给狗狗一段稳定的时间。我趁这宝贵时间,一头栽到秦冰的床上休息,只觉自己如同一滩烂泥。

这间卧室并没有遭到狗狗的“洗劫”,屋内是那种典型的年轻女子的布局,大床极其柔软,床头有两个大狗娃娃,个头甚至是狗狗的几倍大。我心里一动,看来秦冰真的很喜欢狗狗。

床头柜上摆着一张照片,照片的背景是一个瀑布,秦冰站在一对中年男女中间,一看就知是她父母,秦冰喜笑颜开的脸孔看上去既像爸爸又像妈妈。爸爸一副贵族气息,一见便知是那种有钱之人。

我不再打量秦冰房间,鼻中闻着被褥发出的阵阵香气,心想,这个富二代的白富美行为举止真是怪异疯狂我的男友也有狗免费阅读,搞不懂有钱人家怎么回事。

两分钟很快到了,秦冰手机响起:“报告大王。不要叫我大王,要叫我女王大人……”

铃声中第一句男人的声音十分卑微,后一句女人的声音则异常威严。我赶紧接起电话,电话里传来秦冰的声音:“长江长江,我是黄河,我是黄河。”

我皱皱眉,这暗号一点新意都没有。“秦兵秦兵,我是秦始皇,我是秦始皇,何时打开城门?何时打开城门?”

秦冰在电话里哈哈大笑:“这个好玩。我数一二三,开!咱们就同时开门,记住要直挺挺站在门口,谁也不许动一下,谁也不许说一句话,谁动的话,谁出声的话,不管狗狗跑到谁那方,说话的和有举动的都算违例,自动取消比赛资格。”

“好,就这个规则,你开始数吧。”我一只手搭在门把手上,心跳居然砰砰加速。

秦冰清脆的查数声传来:“一、二、三,开!”

我猛地把门拉开,迅速站到门口,见秦冰也出现在对面门口,正笑吟吟地看着我,一只手臂横在胸前,另一只手遮住下面,身上却没有一件衣服。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